首页 > 正文
虹桥医院癫痫专病手术技术好不好,江西正规专业医院癫痫专病,浙江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上海哪家医院癫痫专病正规,江西治疗癫痫一般要多少钱,南京哪里有治癫痫病的医院,江苏哪里有治癫痫病的医院,江苏哪家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安徽哪家治疗癫痫病效果好,杭州都有哪些医院会治疗癫痫病的,南京哪家可以治疗癫痫啊,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有哪些,杭州哪家医院医治癫痫比较好

  原标题:取消十一黄金周是纸上谈兵

  目前我们的现状是,在解决长假短缺的问题上,由于落实情况很不理想,带薪休假基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于是就只能依靠黄金周,这也就形成了公众对黄金周的巨大渴求。

▲10月7日上午,北京火车站迎来大量旅客返京。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文/ 刘思敏

  近日,多名学者在媒体上呼吁取消长假,他们均认为,应该调整集中休假制度,落实带薪弹性休假,即在已取消五一长假的基础上再取消十一长假,一时间引起广泛议论。人们担心,好不容易盼来的黄金周会不会被取消,假日福利要打折扣了?

  

  实话说,根据我的研究,我并不认同这些学者取消十一黄金周的观点,这种观点不是纸上谈兵,就是想当然。原因如下:

  其一,用强制的方式来实行带薪休假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带薪休假是《劳动法》规定的劳动者的多项权利之一,与不得强制劳动、不得强制延长劳动时间、不得克扣工资等权利相比,带薪休假只是其中“敬陪末座”的权利,既不可能也无必要超越其他重要权利率先强制落实。而且带薪休假是一种分散性的休假,需要劳动者单独去和老板谈。而这方面,劳动者的弱势地位非常明显,这才是当前许多底层劳动者没能享受带薪休假的症结所在。

 ▲十一长假期间,游客在黄果树瀑布景区游览。 图/新华社

  其二,黄金周拥堵是正常现象,游客“痛并快乐着”。有不少人呼吁:“把假日办撤销!让假期随其自然,不再人为调来调去,堵日将不再。”试想,把春节取消,人类惊叹的春运将不再有?把火车取消,每个城市的火车站地区都可以变成宁静的公园?你能把上下班高峰也取消了吗?周期性不均衡潮汐式运动,是大自然和人类社会的正常现象。通过取消黄金周消灭拥堵的想法,其实就是看上去很美、但从来没有实现过的“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的计划经济思路。

 ▲八达岭长城游客。  图/新华社

  春节满足的是民众关于家庭团聚、文化传承的传统精神需求,黄金周满足的是日益增长的对于旅游的现代精神需求,同样都是具有刚性的需求。普遍落实了带薪休假的欧洲地区,每到夏天地中海沿岸也人满为患,圣诞节也会形成人流高峰。他们为何没有错峰旅行呢?因此,即使有带薪休假,都未必能够实现错峰旅游,没有带薪休假而谈错峰旅游不就是一个笑话吗?

  

  众所周知,我国已经从“物质消费时代”进入了“精神消费时代”,旅游消费是我国民众消费升级的重要载体,也是融入人类主流文明进程的主要路径。长假的短缺是我国旅游业发展和以旅游消费为载体的民众精神文化需求释放的最大瓶颈、最重要的“牛鼻子”和“天花板”。这个“真问题”客观上需要新建立的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把“要不要增加黄金周”作为一个重要议题来解决,2008年以来这一直是也将是未来几年媒体与社会舆论长久不衰的核心热点议题。

  从劳动者休假的权利和福利出发,当务之急是增加黄金周长假的供给。其一,我国社会转型非常剧烈,随着城镇化、工业化进程,异地就业规模扩大,数以亿计的劳动者探亲需求不能仅靠春节来实现;其二,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消费也在升级换代,民众从以前主要买家电、买车、买房的物质性消费,逐渐转向兼具物质和精神双重特征的旅游消费,旅游消费成为大众消费升级的重要载体;其三,缩小东西部地区差距的需求。我国中西部,尤其是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是中华民族的生态空间,不适合发展工业,但旅游资源丰富,产业结构调整与脱贫致富都有赖于旅游业,而西部地区旅游客源更多的要来自于东部地区,没有长假供给就没有客源。增加黄金周,有助于促进西部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

▲南京中山陵景区。  图/新华社

  当下社会对于法定节假日安排的争议、黄金周旅游的种种乱象、民众的旅游体验满意程度不高,绝大多数与长假短缺有关,可以说长假的供求处于严重失衡状态。虽然需求释放的绝对平衡是不可能的,但总需要缓解的办法。

  

  解决长假短缺问题,无非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以带薪休假为代表的分散长假;另一种是以黄金周为代表的集中长假。二者不是相互替代的关系,特别是在我们这样一个人口众多、幅员辽阔、转型中的国家,更应该并行不悖,因为没有哪个国家的休假模式适合我们照搬。

  目前我们的现状是,在解决长假短缺的问题上,由于落实情况很不理想,带薪休假基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于是就只能依靠黄金周,这也就形成了公众对黄金周的巨大渴求。

  □刘思敏(旅游社会学者)

责任编辑:张迪

  原标题:取消十一黄金周是纸上谈兵

  目前我们的现状是,在解决长假短缺的问题上,由于落实情况很不理想,带薪休假基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于是就只能依靠黄金周,这也就形成了公众对黄金周的巨大渴求。

▲10月7日上午,北京火车站迎来大量旅客返京。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文/ 刘思敏

  近日,多名学者在媒体上呼吁取消长假,他们均认为,应该调整集中休假制度,落实带薪弹性休假,即在已取消五一长假的基础上再取消十一长假,一时间引起广泛议论。人们担心,好不容易盼来的黄金周会不会被取消,假日福利要打折扣了?

  

  实话说,根据我的研究,我并不认同这些学者取消十一黄金周的观点,这种观点不是纸上谈兵,就是想当然。原因如下:

  其一,用强制的方式来实行带薪休假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带薪休假是《劳动法》规定的劳动者的多项权利之一,与不得强制劳动、不得强制延长劳动时间、不得克扣工资等权利相比,带薪休假只是其中“敬陪末座”的权利,既不可能也无必要超越其他重要权利率先强制落实。而且带薪休假是一种分散性的休假,需要劳动者单独去和老板谈。而这方面,劳动者的弱势地位非常明显,这才是当前许多底层劳动者没能享受带薪休假的症结所在。

 ▲十一长假期间,游客在黄果树瀑布景区游览。 图/新华社

  其二,黄金周拥堵是正常现象,游客“痛并快乐着”。有不少人呼吁:“把假日办撤销!让假期随其自然,不再人为调来调去,堵日将不再。”试想,把春节取消,人类惊叹的春运将不再有?把火车取消,每个城市的火车站地区都可以变成宁静的公园?你能把上下班高峰也取消了吗?周期性不均衡潮汐式运动,是大自然和人类社会的正常现象。通过取消黄金周消灭拥堵的想法,其实就是看上去很美、但从来没有实现过的“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的计划经济思路。

 ▲八达岭长城游客。  图/新华社

  春节满足的是民众关于家庭团聚、文化传承的传统精神需求,黄金周满足的是日益增长的对于旅游的现代精神需求,同样都是具有刚性的需求。普遍落实了带薪休假的欧洲地区,每到夏天地中海沿岸也人满为患,圣诞节也会形成人流高峰。他们为何没有错峰旅行呢?因此,即使有带薪休假,都未必能够实现错峰旅游,没有带薪休假而谈错峰旅游不就是一个笑话吗?

  

  众所周知,我国已经从“物质消费时代”进入了“精神消费时代”,旅游消费是我国民众消费升级的重要载体,也是融入人类主流文明进程的主要路径。长假的短缺是我国旅游业发展和以旅游消费为载体的民众精神文化需求释放的最大瓶颈、最重要的“牛鼻子”和“天花板”。这个“真问题”客观上需要新建立的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把“要不要增加黄金周”作为一个重要议题来解决,2008年以来这一直是也将是未来几年媒体与社会舆论长久不衰的核心热点议题。

  从劳动者休假的权利和福利出发,当务之急是增加黄金周长假的供给。其一,我国社会转型非常剧烈,随着城镇化、工业化进程,异地就业规模扩大,数以亿计的劳动者探亲需求不能仅靠春节来实现;其二,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消费也在升级换代,民众从以前主要买家电、买车、买房的物质性消费,逐渐转向兼具物质和精神双重特征的旅游消费,旅游消费成为大众消费升级的重要载体;其三,缩小东西部地区差距的需求。我国中西部,尤其是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是中华民族的生态空间,不适合发展工业,但旅游资源丰富,产业结构调整与脱贫致富都有赖于旅游业,而西部地区旅游客源更多的要来自于东部地区,没有长假供给就没有客源。增加黄金周,有助于促进西部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

▲南京中山陵景区。  图/新华社

  当下社会对于法定节假日安排的争议、黄金周旅游的种种乱象、民众的旅游体验满意程度不高,绝大多数与长假短缺有关,可以说长假的供求处于严重失衡状态。虽然需求释放的绝对平衡是不可能的,但总需要缓解的办法。

  

  解决长假短缺问题,无非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以带薪休假为代表的分散长假;另一种是以黄金周为代表的集中长假。二者不是相互替代的关系,特别是在我们这样一个人口众多、幅员辽阔、转型中的国家,更应该并行不悖,因为没有哪个国家的休假模式适合我们照搬。

  目前我们的现状是,在解决长假短缺的问题上,由于落实情况很不理想,带薪休假基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于是就只能依靠黄金周,这也就形成了公众对黄金周的巨大渴求。

  □刘思敏(旅游社会学者)

责任编辑:张迪

  原标题:取消十一黄金周是纸上谈兵

  目前我们的现状是,在解决长假短缺的问题上,由于落实情况很不理想,带薪休假基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于是就只能依靠黄金周,这也就形成了公众对黄金周的巨大渴求。

▲10月7日上午,北京火车站迎来大量旅客返京。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文/ 刘思敏

  近日,多名学者在媒体上呼吁取消长假,他们均认为,应该调整集中休假制度,落实带薪弹性休假,即在已取消五一长假的基础上再取消十一长假,一时间引起广泛议论。人们担心,好不容易盼来的黄金周会不会被取消,假日福利要打折扣了?

  

  实话说,根据我的研究,我并不认同这些学者取消十一黄金周的观点,这种观点不是纸上谈兵,就是想当然。原因如下:

  其一,用强制的方式来实行带薪休假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带薪休假是《劳动法》规定的劳动者的多项权利之一,与不得强制劳动、不得强制延长劳动时间、不得克扣工资等权利相比,带薪休假只是其中“敬陪末座”的权利,既不可能也无必要超越其他重要权利率先强制落实。而且带薪休假是一种分散性的休假,需要劳动者单独去和老板谈。而这方面,劳动者的弱势地位非常明显,这才是当前许多底层劳动者没能享受带薪休假的症结所在。

 ▲十一长假期间,游客在黄果树瀑布景区游览。 图/新华社

  其二,黄金周拥堵是正常现象,游客“痛并快乐着”。有不少人呼吁:“把假日办撤销!让假期随其自然,不再人为调来调去,堵日将不再。”试想,把春节取消,人类惊叹的春运将不再有?把火车取消,每个城市的火车站地区都可以变成宁静的公园?你能把上下班高峰也取消了吗?周期性不均衡潮汐式运动,是大自然和人类社会的正常现象。通过取消黄金周消灭拥堵的想法,其实就是看上去很美、但从来没有实现过的“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的计划经济思路。

 ▲八达岭长城游客。  图/新华社

  春节满足的是民众关于家庭团聚、文化传承的传统精神需求,黄金周满足的是日益增长的对于旅游的现代精神需求,同样都是具有刚性的需求。普遍落实了带薪休假的欧洲地区,每到夏天地中海沿岸也人满为患,圣诞节也会形成人流高峰。他们为何没有错峰旅行呢?因此,即使有带薪休假,都未必能够实现错峰旅游,没有带薪休假而谈错峰旅游不就是一个笑话吗?

  

  众所周知,我国已经从“物质消费时代”进入了“精神消费时代”,旅游消费是我国民众消费升级的重要载体,也是融入人类主流文明进程的主要路径。长假的短缺是我国旅游业发展和以旅游消费为载体的民众精神文化需求释放的最大瓶颈、最重要的“牛鼻子”和“天花板”。这个“真问题”客观上需要新建立的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把“要不要增加黄金周”作为一个重要议题来解决,2008年以来这一直是也将是未来几年媒体与社会舆论长久不衰的核心热点议题。

  从劳动者休假的权利和福利出发,当务之急是增加黄金周长假的供给。其一,我国社会转型非常剧烈,随着城镇化、工业化进程,异地就业规模扩大,数以亿计的劳动者探亲需求不能仅靠春节来实现;其二,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消费也在升级换代,民众从以前主要买家电、买车、买房的物质性消费,逐渐转向兼具物质和精神双重特征的旅游消费,旅游消费成为大众消费升级的重要载体;其三,缩小东西部地区差距的需求。我国中西部,尤其是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是中华民族的生态空间,不适合发展工业,但旅游资源丰富,产业结构调整与脱贫致富都有赖于旅游业,而西部地区旅游客源更多的要来自于东部地区,没有长假供给就没有客源。增加黄金周,有助于促进西部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

▲南京中山陵景区。  图/新华社

  当下社会对于法定节假日安排的争议、黄金周旅游的种种乱象、民众的旅游体验满意程度不高,绝大多数与长假短缺有关,可以说长假的供求处于严重失衡状态。虽然需求释放的绝对平衡是不可能的,但总需要缓解的办法。

  

  解决长假短缺问题,无非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以带薪休假为代表的分散长假;另一种是以黄金周为代表的集中长假。二者不是相互替代的关系,特别是在我们这样一个人口众多、幅员辽阔、转型中的国家,更应该并行不悖,因为没有哪个国家的休假模式适合我们照搬。

  目前我们的现状是,在解决长假短缺的问题上,由于落实情况很不理想,带薪休假基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于是就只能依靠黄金周,这也就形成了公众对黄金周的巨大渴求。

  □刘思敏(旅游社会学者)

责任编辑:张迪

江西治疗癫痫病医院那家好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